太平洋上空的复仇者——格鲁曼TBF“复仇者”舰载鱼雷轰炸机

1941年12月7日,纽约,美国海军F4F野猫式舰载战斗机的生产商格鲁曼航空设备公司,正在为新工厂的开幕式做着准备,而开幕式上的重头戏,则是向公众发布一款由该工厂所研发的新式舰载鱼雷轰炸机。

1939年美国海军引入了自己第一款单翼全金属鱼雷轰炸机——“道格拉斯”蹂躏者鱼雷轰炸机,可是在各国疯狂革新军事科技的竞赛之中,性能逐渐落后,虽然“道格拉斯”蹂躏者鱼雷轰炸机仅仅服役了4年时间,可美国海军依然决定研发一款替代机型,以适应危机四伏的国际环境。格鲁曼公司在开幕式上所要发布的新机型,则是由公司创办者里洛易·格鲁曼亲自操刀设计,并在美国海军竞标之中胜出的新式飞机。至1941年4月,格鲁曼所设计的原型机已经为美国海军所接受,并于同年8月份进入到投产阶段。

然而,兴高采烈的人们还未能来得及在新工厂的开幕式上品尝成功的喜悦,一条重磅的新闻瞬间浇灭了所有人的激情——阴险狡诈的日本人,偷袭了美国在珍珠港的军事基地,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日本人的行径瞬间燃爆了整个美国社会的怒火,整个国家迅速进入到战争状态。作为美国海军重要的合同商,格鲁曼航空设备公司草草的结束了原计划的庆典,第一时间封闭了工厂,防止出现任何可能的破坏活动,并开始竭尽全力的生产这种新式的舰载鱼雷轰炸机。巧合的是,在这样一个让美国人视为耻辱日子发布的新飞机,却早在两个月前,就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复仇者”。

1942年初,日本人已经完成了在太平洋地区第一阶段的扩张任务,并取得令人目眩的战果,建立了东至南亚地区的英属印度,东南到达新几内亚群岛,北接阿留申群岛的庞大帝国,疆域达到了自己历史上的最高点,建立了所谓的“绝对国防圈”,而盟军,则在日本人的强大攻势面前,节节败退、困难重重,中国在1942年进入到了抗日战争最困难的阶段,英国的势力被逐出了太平洋地区,而美国则在日本的偷袭和疯狂的进攻之中元气大伤,士气逐渐低落。1942年4月,为了应对太平洋战场上的不利局面,鼓舞反法西斯力量的士气,报复日本人对珍珠港的偷袭,美国于18日,在杜立特中校的带领之下,对日本东京发动了一次空袭,此次象征意义远大于实战意义的空袭,虽然没有给日本造成太大的损失,但是在心理上,却给日本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为了打造“绝对国防圈”,消除盟军进攻日本本土的隐患,日本人将自己的目光由南太平洋地区转向了中太平洋地区,并仓促制定了攻略夏威夷的门户中途岛,诱歼美国舰队的作战计划。而此时在爱国心感召下的格鲁曼公司全体职员,为了一血珍珠港之耻,击碎日本人统治世界的野心,正在全力以赴的生产这款名为TBF复仇者的舰载鱼雷轰炸机。1942年5月末,已经有100余架格鲁曼TBF复仇者舰载鱼雷轰炸机做好了交接给美国海军的准备,但此时美国依托于强大的情报分析能力,已经获悉了日本即将进攻中途岛的军事情报。

实际上,早在美国获悉日本即将对中途岛采取行动之前,美国海军就已经将TBF复仇者舰载鱼雷轰炸机配发给了太平洋舰队,当大黄蜂号前往中太平洋地区与杜立特中校一起执行轰炸东京作战任务的时候,隶属于该舰的第8鱼雷中队(VT-8)的一半成员,留在了美国东南部弗吉尼亚州诺尔福克海军基地,准备接受格鲁曼公司所生产的新式鱼雷轰炸机,这些战士们在入手了新式战机之后,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的欣赏自己的新武器,就立刻前往珍珠港与自己的母舰大黄蜂号汇合,当这些战士匆匆赶到珍珠港之后,却获悉大黄蜂号,已经和另外两艘航空母舰,在前一天悄然驶离珍珠港,前往中途岛的东北方向,准备迎战骄横狂妄的日本舰队。为了给此次作战行动增加一丝胜算,考虑到中途岛上的机场还有部分空余机位,到达珍珠港的21架飞机中的6架,在兰登·菲伯林上尉的带领之下,飞往中途岛,并以中途岛为基地,作为进攻日本舰队的第一批次作战力量参加了战斗,TBF复仇者的战场首秀开始了。

虽然该飞机的名字充满了美国军人对日本人切齿的仇恨,但复仇者们的首秀却并不精彩。在没有轰炸机护航的情况下,这6架TBF被击落了5架,只有一架受损严重的飞机成功返航,而参与作战的全部18名乘员,最终只有两人生还。作为当今世界上头号强国,美国的崛起自有其深层次的原因,TBF的失败首秀,并没有降低美国军方对该机型的信心,反而是立即开始着手总结TBF损失惨重的原因,并开始有意加强不同机型和兵种之间的协同配合,除此之外,在战斗中牺牲的兰登·菲伯林上尉也被树立为英雄的典型大加宣传,甚至在1944年,还以其名字命名了一艘巴克利级护航驱逐舰。伴随着美国人协同作战的技巧日趋成熟,以及大批优秀飞行员的脱颖而出,TBF开始逐渐成为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核心机种之一。甚至是美国第41任总统,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任期:1989年1月20日-1993年1月20日),也在其从军的血色年代中,驾驶着格鲁曼TBF复仇者,在太平洋上空与日本人展开生死搏杀,执行了58次作战任务。在1944年8月1日的作战行动中,老布什更是经历了生死之劫,被日本人击落于小笠原全岛附近海域,吉人天相的未来总统最终幸运的的被附近执行任务的长须鲸号潜艇所搭救,但其同袍却被附近的日军所俘获,最终被大发的日本人杀害并被分而食之。

1942年8月,经历了珊瑚海海战和中途岛海战两次航母对决的日美双方,将战略焦点转移到了南太平洋地区所罗门群岛附近海域,8月24日,东所罗门海战拉开序幕,已经在萨拉托加号航空母舰和企业号航空母舰上磨合了接近三个月的24架复仇者首开战绩,与其他型号的战斗机和轰炸机一起,出席了围剿日本轻型航母“龍驤”号的宴席,并最终以7架飞机为代价,一举击沉了日本的轻型航母“龍驤”号,复仇者实至名归。同年11月,TBF复仇者有参与了对已经被打成瘫痪的日本比叡号战列舰的追杀,作战履历再填佳绩。

就在美国海军对这款新式飞机的应用日渐得心应手的同时,其生产商格鲁曼公司也在时刻不停的尝试着队该飞机进行提升和改进,作为二战期间最大的单引擎飞机,TBF复仇者鱼雷轰炸机所使用的是产生1900马力动力的双排莱特R-2600-20双旋风14缸星形发动机。强劲的动力使得该飞机的满载重量达到了4783公斤,在二战期间只有P-47雷霆战斗机 才勉强能够与之匹敌。在武器配备方面,拥有巨大弹仓的TBF,可装载一枚重达1005千克的 Mark 13型鱼雷 ,也可装载一枚907千克或者4枚227千克的航弹。为了给轰炸机提供一定的自卫能力,最初版本的TBF-1,共计配备有3挺机枪,安装在飞机头部的一挺,由飞行员操控的7.62口径的机枪,由安装于飞机背部球形炮塔射手操控的12.7口径的机枪,以及由投弹手、无线电设备操作员所操控的防御来自于飞机后部和腹部的一挺7.62口径的机枪。到了TBF-1C型号。由飞行员操控的机枪已经由飞机头部移到了机翼之上,而数量也有原来的1挺,变为了两挺。除此之外,新改进的机翼油箱,更是使得TBF的航程达到了1610千米。为了能够最大限度利用航空母舰上有限的空间,TBF采用了先进的最新式的可折叠翼设计,更是为激烈的战斗增加了一丝胜算。坚固的机体、简便的操控、体积巨大但十分有效的通讯设备,1万米的飞行高度,巨大的载重,使得TBF成为了当时世界上鱼雷攻击机的佼佼者,其性能甚至比日本人手中的同类型飞机“九七舰攻”,还要略胜一筹。

1944年, 太平洋战场胜利的天平已经倒向美国,展开反击作战的美国军队突破了日本所谓的“绝对防御圈”, 逐渐逼近日本本土,为了挽救自己即将失败的命运,垂死挣扎的日本军国主义者将自己的主力舰队派往马里亚纳海域,妄图在这里完成与美国主力舰队的决战,扭转越来越不利的战局。然而曾经风光一时的零式战机,面对美国雷达、近炸引信和F6F地狱猫战斗机,在性能上已经无法跟上对手的节奏了,1944年6月19日,菲律宾海海战爆发,结果战斗很快被美国人演化成了一场压倒性的屠杀,许多日本飞机还没有来及突入美国舰队的拦截网,就被美方的战斗机打的凌空爆炸,一名列克星敦号航母上的飞行员,在任务报告中兴奋的说道:“这他*的真像在老家射火鸡”,(原文:Why, hell, it was just like an old-time turkey shoot down home!),此役,美国人以极其微小的代价就击落了300余架日本飞机,而此次空战,也因为列克星敦飞行员的名言,被称为“马里亚纳射火鸡大赛”。

虽然美国人在19日的空战之中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但善于在暗处偷袭的日本人还是成功的将舰队隐匿于美军侦察机的搜索范围之外,一直到当天下午15时40份,美国人才最终在500公里以外的海域,追踪到狡猾的日本舰队,面对着可能面临的夜间起降问题,美国第58快速航母特遣舰队的指挥官马克·米切尔海军中将,最终下定决心对日本舰队进行追击,TBF复仇者又一次腾空而起,并最终击沉了日本飞鹰号轻型航空母舰。

1944年10月,日本联合舰队在莱特湾海战之中,遭受了毁灭性打击,TBF复仇者在此次战役之中,将日本海军的荣耀,大合集战列舰武藏号送入了海底,而武藏号的姊妹舰大和号,也难逃一劫,在日本所发动的最后一次大型海战坊之岬海战之中,带着日本统治世界的野心,被TBF复仇者与其他战机一起,终结在了鹿儿岛附近海域。

作为一款性能优异的战机,TBF复仇者鱼雷轰炸机在二战后期及二战结束后,被广泛的应用在美国的盟友之中,伴随着相关技术的更新换代,后期部分改进型的格鲁曼TBF复仇者鱼雷轰炸机已经可以担当反潜和预警的角色了,而英国在二战期间,甚至有着用TBF复仇者击落德国V1巡航导弹的作战记录。而在二战期间对TBF复仇者性能深有感触的日本人,在成立了海上自卫队之后,在50年代和60年代也引入了一批TBF复仇者的衍生型号,作为预警机来使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