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作战目标选择与打击的新位移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国和美国对德国进行的大规模战略轰炸,最初将目标选定为军事设施、工矿企业、大中城市。可当盟军向德国61个城市投下50万吨以上的炸弹后,却并未动摇德军的抵抗基础。后来,英美空军终于认识到是目标选择出了问题。于是,他们调整了空袭计划,将交通和能源设施作为打击的重点。果不其然,德国的生产能力开始大幅下降,战争潜力严重受损。这便是正确选择目标所带来的作战效益。无数战争实践表明,不能正确选择目标,不仅浪费时间和资源,而且难以达成作战目的。信息化条件下,目标选择较传统的机械化战争又发生了哪些变化呢?

在目标特征上,由面状向点状转变。克劳塞维茨曾提出了“重心论”,认为,重心是“军队能够从中获得行动自由、物质力量或战斗意志的那种特点、能力或地方”,是“所有力量和运动的中心”,并强调要紧紧抓住敌方的重心进行作战。但在传统战争中,由于战场认知和远程精确打击能力有限,对于重心的识别、把握和打击,往往只存在于指挥员的心里。信息技术的发展,逐步赋予了军队全维的战场感知能力、实时高效的决策能力和精确联动的行动能力,使直接打击敌方的致命之处成为可能。作战双方在选择目标时,力求精要、简明、重点突出,如同打蛇要打“七寸”那样,强调以综合效能作用于敌要害和关节,瘫痪结构体系,瓦解作战能力,迅速达成作战目的。

在选择次序上,由从前至后向全纵深转变。约翰·柯林斯在《大战略》中说:“摧毁敌人抵抗的决心比削弱敌人的物质能力远为重要。”但是,凝聚作战意志的要害和支撑作战体系的节点,往往被严密地保护起来。因此,在传统战争中,作战双方通常按由前沿到纵深的顺序,逐次、递进、分阶段地选择目标。

信息化战争条件下,战场趋于透明,非线式、非对称、非接触性的远程精确打击成为主要作战形式。交战中采取立体超越的作战方式,诸军兵种作战力量在陆、海、空、天、电多维战场同时对前沿和纵深内一切有价值的目标实施攻击。

在行动方式上,由预先计划向实时联动转变。过去,打击目标,通常是按预先的计划,在规定的时间、空间,以规定的程式和方法进行。信息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广泛应用,彻底改变了这种状况。依托一体化C4ISR系统,诸军兵种力量单元在多维战场实现了无缝链接和信息共享,预警探测、指挥控制、机动、火力、防护、保障等作战要素按功能实现了综合集成和优势互补,各种作战行动围绕作战目的实现了整体联动和协调一致,能够动态掌握战场变化情况,并快速决策、实施打击。

在追求效果上,由战损积累向结构瘫痪转变。机械化战争,战场的主动和战争的胜利靠层层削皮、逐次拼杀、大量消灭有生力量的歼灭战赢得,靠“积小战成大战”的消耗战赢得,靠诸军兵种作战效益的叠加赢得。信息化战场,作战双方不再依先战役、战术后战略的顺序选择目标,不再以作战损耗的积累达成作战目的,而是强调直接选择敌战争体系中起支撑和稳定作用的军事、经济和心理要害目标实现精确打击。在伊拉克战争,美英联军地面部队在遇到伊军顽强抵抗的情况下,没有与之纠缠,而是在空中火力的有力支援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击伊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巴格达,达成了快速瘫痪伊作战体系的战略目的。(于超 岳胜军)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